您現在的位置: 海安中學>> 教師發展>> 教師風采>>正文内容

教師風采

他用赤誠書寫人生——記江蘇省海安高級中學吉傳鐵老師

他用對教育的赤誠,诠釋師德的含義


   
有人說過,青春是夢想的季節,擁有青春,就擁有一個嶄新的世界,就擁有一個陽光燦爛的早晨。吉傳鐵老師也有過飛揚的青春,飄逸的夢想,但是,當他告别美麗的大學校園,走上中學的講台時,他明白了:自己夢想的種子不能離開現實的土壤,它隻能播撒在教育的園地裡,成長在奉獻的汗水中,開花在三尺講台上!


帶着這樣的認識,懷着對教育事業的一片赤誠,19838月,吉傳鐵老師開始了人生路上的“育人之旅。”上大學時,隻聽說教師“得天下英才而教之”,是“太陽底下最光輝的職業”, 當日複一日的重複性勞動磨滅了一些人對教師職業的憧憬之後,吉傳鐵老師也充分體味到了教師工作的辛苦。每天,他幾乎都是早晨5點半就起床,與學生一起出操、早讀,然後是上課、備課,中午;他還常常放棄午休,早早到教室維護班級秩序,督促學生午休,直到晚上10點下晚自習後,他查看一遍學生宿舍後,還要計劃一下第二天的工作,這樣下來,等到準備躺下睡覺的時候早已是11點多了。有人感歎: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才是盡頭啊! 


吉傳鐵老師卻不這樣看。他說:“教師工作本來就是這樣,一點松懈不能有,因為這關系到學生們的未來啊!”是出于對教育事業的執著,還是出于對家鄉的熱愛?也許是兩者兼而有之。1984年,命運女神垂青于他,給了他一個絕好的改行機會——某縣級機關想征調他!進機關,而且是縣級機關,這是一些求之不得的啊,吉傳鐵老師卻沒有動心,他覺得學生需要自己,教師崗位也可能更适合自己。還是堅守自己的追求,堅守自己的理想,堅守自己的師德吧,何必去計較自己工作的苦與甜,計較個人的得與失呢?


泰戈爾說得好:“花的事業是尊貴的,果實的事業是甜美的,但是讓我做葉的事業吧,葉是謙遜地、專心地垂着綠蔭的。”堅定了獻身教育的信念,吉傳鐵老師就像一片綠葉,始終專心地垂着綠蔭,默默地奉獻着一切。1985年,南京有一所中專學校看中了他,想調他去省城,他婉言謝絕了。2000年,南下的同行勸他:“上有天堂,下有蘇杭,蘇州環境優越,經濟發達,我們一起去蘇州吧,去了,保證你的收入明顯增加。”同行也許忘記了,他對海安的教育事業,早以懷着一顆赤誠之心,以身相許,他怎麼會離開家鄉海安,離開心愛的學生,離開自己鐘情的教學崗位呢?


同行的友人走了,吉傳鐵老師依然日複一日,年複一年地守着講台,守着一名人民教師的職責,守着心中那永遠神聖的事業!青春的腳步如行雲流水,教學的道路需要不斷探求,如今,24年的粉筆生涯已經染白了他原本烏黑的雙鬓,吉傳鐵老師卻初衷不改,他用對教育的赤誠,诠釋着師德的含義。


 


他用對工作的赤誠,譜寫師德的金曲


教育是神聖的事業,更是辛苦的事業。要想教育的明天迎春花一片燦爛,教師就要在今天全身心投入,像蠟燭那樣,甘于寂寞,默默燃燒,釋放出自己所有的能量。吉傳鐵就是這樣一位全身心投入工作的老師。


讓我先說幾件事吧。第一件事發生在吉傳鐵老師的女兒剛上小學的時候,當時,他剛接任一個班的班主任工作,這個班的問題學生特别多,十分難管。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他主動挑起了這副重擔。不巧的是,女兒在這時偏偏感冒、發燒,要住院打點滴。他實在放不下全班的學生,隻能在緊張的工作之餘,擠時間去看女兒。一天,看到同病房孩子的父母都守在身邊,不時買來好吃的,好玩的,他的女兒是多麼想爸爸啊,可是,一直等到晚上,她才看到爸爸匆匆趕來。女兒委屈地哭了,連連責問他:“爸爸,你為什麼到現在才來看我?”“爸爸要給掉隊的學生補課,一時實在脫不開身。”“我生病了啊,他們又沒有生病。”“你的病,有你媽照看,過一陣就會好,那些掉隊學生,學不好可是一輩子的事,我有責任啊,懂嗎?”誰不愛自己的孩子?女兒啊,莫怨你的爸爸,為了學生,你隻有受委屈了。


還有一件事,那是災難降到了吉傳鐵老師自己頭上。那一天,他太累了,想躺下休息一會兒,不料腹部一陣陣疼痛,而且越來越厲害。實在受不了,到醫院一檢查,是闌尾炎發作。想到工作,想到班上的學生,他想保守治療,邊吃藥邊工作,被醫生堅決地否定了。病情不容拖延,必須盡快住院開刀。沒辦法,他不得不躺在病床上。但術後,他天天都打聽學生的情況,提前10天,他就出了院,回到學校,回到了講台。


不顧休息,拼命工作,鐵打的漢子也可能累出病來。2005年暑假,吉傳鐵老師又生了病。這時,按計劃,海安中學集訓班要提前開學,他知道後,覺得自己的病不算重,硬是要堅守自己的工作崗位。一連二十多天,他都堅持上午在醫院打點滴,早讀、下午、晚自修時間他都在學校,硬是沒拉學生一節課。一些學生家長知道情況後,被深深地感動了,感慨地說:“吉老師已經忘了自己,他的靈魂已經留在了教室裡,留在了孩子們中間呀。”


吉傳鐵老師老家在海安縣的仁橋鎮,離學校所在地也不過二十裡路,他父母都已70多歲,平時隻有老兩口在老家生活,作為家中的長子,吉傳鐵老師很想經常回家看看,但繁重的教育教學任務,讓他脫不開身。老人家經常說:“伢兒啊,我們沒有别的指望,就盼你經常回家看看啊。”吉傳鐵老師常常含着淚水說:“沒辦法啊,學校的工作在等着我呢,放假了,我一定好好陪你們”。寒假期間,他媽媽本指望他在老家多呆幾天,但學校畢業班通常都是正月初六開學,沒辦法。他媽媽經常在送他的路上噙着淚水說:“你工作要緊,沒事,你經常打打電話,我們聽到你的聲音也就放心了。”


吉傳鐵老師的女兒是2007屆東北師大的的應屆畢業生,工作沒找好,本指望做父親的多到外面走走,但吉傳鐵老師身兼海中高三集訓班班主任和語文教學的重任,為了那份責任,他除了五一節抽一天時間去過一趟蘇州外,從沒請一天假,從沒缺同學一天課。同學們說:“遇到吉老師這樣的好老師,真是我們一生的幸福。”


    師德是什麼?師德就是關心學生如同關心親人,愛護學生勝過愛護自己,這就是吉傳鐵老師,他用對工作的赤誠,譜寫了一首師德的金曲。


 


他用對學生的赤誠,鑄就師德的崇高


    師德不僅凝聚在對學生始終如一、無微不至的關愛裡,也升華在不為名所動、不為利所誘的堅貞操守上。為了教育,為了自己所忠誠的教育事業,吉傳鐵老師舍小家,顧大家,甘于奉獻,不圖回報,用他那平凡與崇高的師德之光,照亮了一片清純的天地。


吉傳鐵老師家并不富裕,甚至還有幾份寒碜,他上有年邁的無固定收入的父母、嶽母,下有上學的女兒,老婆早在九十年代中期就已下崗,面對家教、第二職業,他也些許動心,但想到教師這一職業,想到由此可能帶來的對精力的影響,他毅然打消了念頭,一心撲在教學事業上。近年來,一些家長為求得班主任、老師對其子女的特别關照,有時總想私下送一些禮物或禮金給老師,對此,吉傳鐵老師總是打消家長的顧慮,婉言謝絕。他每學年,總要回絕近十位家長的好意。就說06年吧,先後就有韓某、杭某、姚某、陳某等多位家長給他送禮物。特别是學生韓某某的家長,他幾次三番找到吉傳鐵老師,先是送紅包,遭到婉言謝絕,後來可能覺得送“紅包”不妥,老師心理上不能接受,改成買禮物。中國人曆來重人情,送禮物應該可以接受吧,老師總不能不講人情吧?誰知道吉傳鐵老師在家長的禮物面前,還真是“不近人情”,盡管家長幾次三番,誠心誠意,他就是不為所動。他對韓某的家長說:“你的心情我理解,你的心意我也領了。但禮物我不能收,因為教育好學生是教師的天職,是我的責任,怎麼能接受家長的感謝?要感謝,首先是我要感謝家長對老師工作的支持啊。”


    吉傳鐵老師心裡總是想着學生,念着學生,為學生排憂解難,幫助學生,他好像有不竭的動力與精力去付出、去奉獻,在剛剛走上講台時是如此,20多年過去了,還是如此。1985年,學生張斌不慎摔壞了腿,生活很不方便,吉傳鐵老師見了,自己率先垂範,下課時,經常攙扶張斌上廁所,其他同學深受感染,再次下課時,紛紛要攙扶張斌。家長感動地說,吉老師對待學生比我們家長還親啊。1996年,吉傳鐵老師發現班上有個叫徐國軍學生,每次吃飯總是一個人悄悄地坐在食堂一角,不像其他同學那樣活躍。他就留心觀察,結果,徐國軍不想讓吉傳鐵老師知道的事,還是沒能逃過吉傳鐵老師的眼睛,吉傳鐵老師發現徐國軍每次打菜,都隻打素菜,葷菜幾乎沒看到他吃。高中生仍然處在長身體的階段,這樣下去,怎麼行呢?吉傳鐵老師坐不住了,進一步了解情況後,他得知徐國軍家庭生活困難,在學校不僅夥食較差,還經常吃不飽。盡管家裡要用錢的地方很多,他跟愛人商量後,從自己的工資中每月拿出50元資助徐國軍,讓他改善夥食,并找徐國軍談心,要他克服自卑心理,人窮志不窮,你努力進取,就值得自豪!在他的激勵下,徐國軍順利考上了大學。後來,徐國軍多次來信表達對吉老師的謝意。


    老師的奉獻很難見到什麼轟轟烈烈的壯舉,但卻是用那深夜窗下不眠的燈光,作業本上殷紅的心血,課堂内外淳淳的教誨,在一點一滴,日積月累,潛移默化,完成的。正如古詩所雲:“随風潛入夜,潤物細無聲。”讓我記下賀卡上,一位同學寫給吉傳鐵老師的一首詩吧:


    你燃燒青春的光芒 /照亮我光明的前方/你用暖暖的陽光,/培育我的健康成長,/你用堅實的肩膀,/撐起我放飛的理想 /當四處桃李芬芳,/碩果又題名金榜,/歲月卻烙在你的臉上 /我在把你仰望……


吉傳鐵老師啊,你用對學生的赤誠,鑄就師德的崇高,學生們自然要把你仰望啊!


他用赤誠之心赢得收獲


一滴水能反射太陽的光芒,一句話可以反映一種思想境界。


吉傳鐵老師說過,教育是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,一朵雲推動另一朵雲,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。擔任班主任,他每學期總要上百次找學生談話,了解思想動态,解決學習困惑。1987年高考,學生高淳思想負擔重,夜裡失眠,吉老師了解情況後半夜陪他到操場上散步,緩解他的緊張情緒,後來高淳在高考中發揮正常,考上了理想的大學。2007屆,李良玥同學學習期望值高,思想負擔重,患得患失,吉傳鐵老師單是找他一個人談話,先後就達數十次,一次次交流如春風化雨。學生是有情感的人,當他們感受到教師給予的溫暖時,往往會反過來對教師産生由衷的尊敬和愛戴,李良玥疙瘩解開了,重新萌發了信心,學習也變得愉快起來。到了高三下學期,李良玥同學進步顯著,一直穩居集訓班中遊;王冰冰同學,性格内向,懷疑一切,痛恨社會不公現象,以緻情緒遷移,自暴自棄。吉傳鐵老師先後十多次做工作,高三下學期,該同學也變得“陽光”起來,學習成績名列學校前茅。充滿愛心的工作赢得了學生的信賴,家長的好評,社會的贊譽,在海安高級中學每學期的學生和家長測評中,吉傳鐵老師的滿意率均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,多次達百分之百。


為了每個學生的全面發展,為了學生的一切,吉傳鐵老師,就是這樣把他的愛無私地給了他所熱愛的學生。一份耕耘,一份收獲。無私的奉獻必有真誠的報答。吉傳鐵老師長期擔任高中語文教學和班主任工作,所帶班級班風正,學風嚴,教學效果好。所教班級語文均分經常名列全縣第一,班級連續多年被評為校“文明班級”,任班主任的1999屆的高三(4)班和2007屆的高三(14)班先後榮獲省、市“先進班集體”稱号。2007屆的高三(14)班在全縣、全市的列次考試中,無論是班均分,還是語文均分均名列全縣、全市第一;在全市“一模”、“二模”考試中,南通市前二十名,該班更是占據了半壁江山;該班有近百人次在省、全國各類奧賽或學科競賽中獲一、二、三等獎。2007年高考,該班64人參加考試,均分達664分,690分以上2人,680分以上10人,670分以上23人,有11人錄取在清華、北大,成為名副其實的江蘇高考第一班。他本人于1999年和2006年被縣政府嘉獎、記功,連續多年被評為校優秀班主任。為了教育事業,為了海安中學,為了每個學生,吉傳鐵老師付出了太多太多,這些成績無疑是對他的最好回報!


教師,是一個神聖的稱呼;師德,不是簡單的說教,而是一種精神體現。汪國真寫道:“我不去想是否能夠成功,既然選擇了遠方,便隻顧風雨兼程。我不去想身後會不會襲來寒風,既然目标是地平線,留給世界的隻能是背影。我隻有挖掘自己靈魂深處的真誠,把握瞬間的輝煌,擁抱一片火熱的激情。”吉傳鐵老師正是挖掘自己靈魂深處的真誠,他用對教育的赤誠之心,對工作的赤誠之心,對學生的赤誠之心,書寫着他獨特的人格魅力,書寫着他平凡中的不平凡人生!